Awesome Sheep

一秒钟之内能流过成千上万个情感,我觉得神经活动大概是能带来快感的,所以大脑不放过任何一个微秒。但真是懒得承认它们的存在,一些不值一提的联想、认知、反应,就像大多数哲学那样的理想主义不愿意承认它们。有时候看小说里写到,就会懒洋洋地原谅这句话使得这本书显得多粗鄙。还偶尔窃喜。理想主义,文学,哲学得靠无视这种小的东西才能活下去,可惜现代心理学的伊始就是对不值一提的东西严阵以待,显得理想主义拙劣,显得旧文学蠢笨。可是捡着芝麻粒的21世纪给我的感觉就像非主流杀马特,我一天能打开12*5*800字的垃圾。第一个严阵以待的大概是D,但D这么做是可以理解的,甚至是美妙的,因为这些零散的感觉还没有名字,他做的只是诚实地记录下自己的神经冲动,并渴望分享和共鸣,就像记录下第一次自慰的经历以摆脱羞耻感和孤独感。敢写小的人不多,因为小必和大共生,一味写小就是两仪不完,写出来的东西就畸形。有很多“小”的作品最后留给人的印象都是“大”,因为作者有大爱,是大哲学家,关注人类的大命运。我觉得文学再回不去从前的粗糙了,我们形成了很多共识,又很平凡,像稠密繁乱的亚热带,但是天才诞生需要寒带的环境。我对现代文学真是烦透了,尤其讨厌没有天才这一点,最讨厌D的思想没有接班人。D在卡拉马佐夫兄弟里预言了人神的诞生,那就是尼采,尼采又呼唤超人的诞生,但是他大概是迈入了现代,所以没有人鸟他。现在没有一个有影响力的思想家关心这个信念的延续,即“每一个人都像神一样自豪而平静地生存和死亡”,大家也不怎么care这种东西。突发奇想,如果D活着时有诺奖,那群傻逼肯定想给他颁至少两次,真尴尬。我对现代精致的文字消化不良,看很多作家都极不顺眼,甚至是三岛、库切这样的,总想把他们贬得一文不值,出于一种焦躁的心理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