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wesome Sheep

我喜欢太宰治笔下的女人,三言两语,便觉妙极。太宰最了解女人,这一点连莎氏陀氏也比他不如。黑塞也懂,次之;毛姆狗屁。作家对待女人的态度取决于对待形而下的态度,也就是A=A不是A=ABCDEFG,三流的作家绕着后者做文章,诚实的作家被A=A日到精神失常。作家都害怕形而下,因为一切宏大叙事都是形而下的,一切否定、一切规则都来自形而下。女人是形而下的,那是深深隐藏在母性、奴性、人性之后的残酷属性。其残酷在于:繁殖是最高人性。女人也可以玩形而上,好或不好。太宰治唯一识别了本质,唯一知道该用残酷而不是坚强来形容女人对痛苦投以漠视,唯一知道女人之母爱泛滥正背对着淘汰失败者的杀意。于是,远离散发着生死腥臭的核心,回到表面,一颦一笑、一坐一动都能一字不差。“……女人都带有这种冷静的残酷。”妙哉!

评论

热度(2)